雾心

整理

今天是25号,离去上海还有15天。目前里衣做完了,外衣预计今天+明天可以做完。串珠头饰和麻绳27号做完,28号开模。
在1号前尽量把除了护腕和刀之外的所有部分搞定。

好痛苦,谁来帮帮我吧!

近况

最近我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些。我还是非常忧虑自己的学业,但是我暂时没有去过分关注它。总有一天我该回到全身心投入学习的状态,但是目前的困难让我还没有勇气与动力去完成这件事。
慢慢学吧。

彩票

买彩票是赌博的Gateway吗?
我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那么想要钱。我又不缺钱,也不是说对于奢侈品有什么疯狂追求。可能只是想要逃吧——如果真的中了奖,我会休学吗?

隔墙

我和英国年轻人之间是隔着一道坚不可摧的墙的。你很难很坦然地说,不,我不喜欢派对和酒吧;不,别一见面就Say hi;不,不要半夜两三点才回来把人吵醒;不,这些音乐和电影我没兴趣。
不愿意去和他们的价值观正面交锋,毕竟各自有理。但是同为人类,他们却也是喜欢在背后对与自己不是一类的人说三道四的。就好像我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一样。
就这样吧。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通过学业上的一点一滴的积累尽快脱离心灵的低谷。

失控

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是一件极其糟糕的事情。有人说要找原因,找到原因就能顺藤摸瓜解决掉。好,我现在有原因了,又如何呢?学业压力难道是可以凭空消失的吗?
做事,解决它。但是难道要一辈子单打独斗吗?我真的希望有一个人能帮帮我,就好像高中时大家一起做题讨论一样。

压力

随着开学日的临近,我心里越来越不安。去年的成绩委实不好看,真的很怕自己学不好物理。我的一大短板在于解题能力,这当然是因为没刷够题,因为学习概念远比刷题有趣得多。但是解题的根本在于解决现实中的物理问题,这是必须要学会的。
怎么办!我陷入了焦虑,而现在才仅仅是三年级而已。

牢骚一则

我今天很伤心。

提前一天从杭州来到上海,和一位友人一起去逛了cc。我们说好了一起穿FFF团服,不用化妆也不用换衣服,简直是最简便的cos(当然,没有脱团的我们也许不算在cos)。

到了会场,到处都是漂亮的coser,他们从头到脚都细致地打扮了起来、化上了精致的妆容。友人撕开团服的包装说,进场前赶紧换上吧。我扭捏了起来。

啊啊,要怎么在这些认真的coser面前抬头呢?确实戴上面罩谁都不会认得我,但是我怎么敢说自己在试图变装呢(就更别提cos了)?也许友人只是觉得在漫展上这样做很有趣吧,我觉得这样想很好,毕竟换什么装、打扮到何种程度,都是每个人的自由。

可是我真的很想像他们一样漂亮、一样认真地进行cos的活动,我讨厌随便,即使是在玩。然后,我讨厌这样讨厌着玩耍的随意的自己。

友人麻利套上衣服进场了,我捧在手里没有换。和她一起在场子里兜了一圈,她不断地怂恿我,而我顾左右而言他。

然后我说,我们坐一下吧。于是我们坐下来,开始玩游戏机。玩了几盘,也许是不那么羞耻了,也许是想要友人开心,也许是想要自己放松,我主动套上了黑褂子。这黑褂子,确实阻挡了我自己看向自己的视线,舒服多了。

现在是晚上十点半,我独自坐在酒店的大床上,感到很伤心。

我想要在认真的前辈的真心关怀下,认真地做一件有趣的事情。

想要得到赞美,想要充满成就感的笑声,想要让别人知道,我还可以做这些事。

啊啊,奇遇!啊啊,真心!

大牛

唯一一个能让某方面的大牛心甘情愿手把手教你并且还可以撒娇的情况就是:大牛是你男朋友(女朋友)。
呵呵。

Soulmate

这真是很矛盾的。我是需要朋友的,因为与益友的交流可以使我开拓出思想的新境界,不至于在自我的偏见与狭隘中越陷越深。我的三观需要被一次又一次地刷新,我急切地盼望迎接思想的挑战。但另一方面,我极度不擅长利用谈话与处世技巧维持友谊,又讨厌强颜欢笑、讨厌责任,所以难以与人亲近。

我是一个多么自私的人,这我比任何人都清楚。选择继续自私内化,还是尝试交友,我不知道。因为最现实的问题就是,如果此人经了解过后被发现并不足以向我发起思想冲击,且爱好不同的话,我会非常冷漠地选择一刀两断,毕竟实在没有任何其他理由继续交往。我不需要玩伴,也不懂得在咖啡馆找话说的技巧。

这和拜金没有区别。我活该孤独吧。